首页 > 网游 > 正文

大学毕业证书出错 校方:一周内重发

2019-01-22 07:06:21 编辑:谢灵运 来源:大有信息港

可惜的是无人知晓闯塔修士的姓名,哪怕是位列第一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仿佛自人间消失了一般,无人知晓他的存在。“我来!”一名身材壮硕的修士撇着嘴露出冷笑,拨开人群就冲了过去,怒目圆睁,周身劲力暴涨,光是这股威势就让不少修士心惊。独远,曲之风,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放下了眼前的事情。打牌的,忘记了,打牌,端酒的忘记迈步。因为除人类的历练本就少以外,就是独远,曲之风,的现身太令他们吃惊了,一位体型硕壮,一位非常美丽,一位修真硕壮少年,身负三器,真丝物包裹,依旧是能影响着真丝物外的空气,以至于好多人都好奇,除此之外就是倾佩了,因为,万劫地的修真历练者,有一只兵器都不错了,两只兵器也是会有的,当然等级至少四十三级以上,常见身负双器,而眼前这位体型硕壮的长发少年,他没有他们往常看到的那些二十六级级以上的历练者那样,气息强盛,双目无物的自傲,也就是说多波纳宁城这一家帕利旅店,多波纳宁城也是很少有四十级别以上的历练者。他们当中的历练者也有好多,十八级的法师,二十六级的战士,三十五级圣骑士,最当醒目的他们当中的猎人历练者,其中就以一位猎人历练,是四十一级的,是他们当中历练等级最高的历练者了,但是他没有像其他的那些伙伴一样带着他们的最佳的,历练中的他们所驾驭的宠物,而是很伤心地在表现在那里,饮酒,因为他的宠物为救他历练的时候意外地被击杀了,他一现身在这帕利旅店,就会显的那么异常醒目了。至少在独远,曲之风两人的到来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自然而然地落在那里,特别是他一起来的同伴,很是宽慰着他,毕竟要吧一头野兽,变成亲密辅助的历练宠物,除了需要时间,就是这一过程的所付出的感情。甚至有的时候,好多历练者历练的时候,往往能发现宠物,训练他们的主人猎人,反而是不见了。

血祭之地,已然晋升的杨立,当然无从知晓此三人的恶名,同样的,倒霉的高阶修士也不曾听闻杨立的大名。两个未曾闻名的修士,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对站在一起。之所以在自拍时间已到之时,同意与老和尚交换物品,实在是不忍拂逆了老和尚一番殷殷期盼之情,也不愿泼冷了对方一片虔诚赤子之心而已。

  搭建平台+机构+资本+产业的运营服务体系
  新模式求解知识产权交易难题

  本报记者 操秀英

  成都知识产权交易中心近日揭牌成立,这是四川省批准设立的唯一一家知识产权类交易场所。此前不久,区域知识产权校企协同创新平台上线启动仪式在合肥召开,甘肃省政府新闻办也表示,建设甘肃省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为企业专利转移转化、收购托管、交易流转等提供服务。

  事实上,除知识产权运营公共平台建设外,2014年以来,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财政部还先后实施了运营机构培育、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和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等项目,支持重点城市建设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取得了一定成效,初步搭建起“平台+机构+资本+产业”的全国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

  这些措施是否能推动解决知识产权评估难、专利权沦为纯粹“门槛性”工具被随意使用、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等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传统交易中心的尴尬

  “中国技术创新体系到现在一直没解决的问题是科技经济‘两张皮’,国家出台过很多政策,还是没有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季节认为,这是因为科技和经济天然有鸿沟,而知识产权则是架在鸿沟之间的桥梁。

  但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知识产权没有作为一种高价值商品流通并发挥价值。季节分析认为:“因为我们缺乏知识产权流通体系,缺乏以知识产权运营交易为主营业务的运营机构。”

  早期的知识产权交易大多在技术市场完成。“2017年全国技术交易市场成交额为13424.22亿元,但这其中90%是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合同,涉及技术转让的比例为10%,技术转让中涉及专利交易的比例则更低。”季节说。

  在季节看来,知识产权交易中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刚需不足,拥有专利的研发方与市场对接不够主动、专业、顺畅,阻碍了专利的有效流转和交易。

  探索之路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从2006年开始,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始实施《全国专利技术展示交易平台计划》,展示交易中心的定位以公益性为主,通过积极探索服务模式,为专利技术供需双方特别是非职务发明人和中小企业及中小投资人提供具有高诚信、低成本的常设展示交易场所。

  2011年,我国首家知识产权交易所天津滨海国际知识产权交易所挂牌。但是几年后,其负责人却对媒体表示,运营情况“糟糕”。这位负责人表示,尽管我国拥有数量庞大的专利申请量,但真正能够拿到交易所变现交易的不多,有的交易甚至出于特殊原因见不得“阳光”。再加上对份额化交易的限制等多种原因,导致了交易所经营的难题。此外,即便后期将经营方向调整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却仍面临如何让银行认可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还提到,市场上流通的专利虽很多,但大都限于私下交易,其交易目的也并非为做成商品,而是利用它较快申报高新技术企业,从而享受税收、资金扶持等方面的优惠。

  “这些交易中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家没有理由非得到这里来交易,而且,即使在这谈成了,跑单的也不少。”季节坦言。

  寻求创新实现良性发展

  为了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行动。“2011年左右,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始研究高智公司等知名知识产权运营公司,以及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运营经验,最终形成报告提交。”季节说,在此基础上,2014年,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财政部启动支持建设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的系列行动。这些政策形成组合拳,将知识产权交易作为一个产业链条来运营管理。

  2014年底,国家知识产权局分别在北京、西安、珠海启动建设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和特色试点平台。2017年,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和西安军民融合、珠海金融创新特色试点平台均建成并上线运行。

  “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包括社交、电商、金融、大数据、挂牌交易五大核心功能,可提供知识产权资产、知识产权服务、知选正品三大交易品类的交易。”季节说,目前,平台注册会员24万多人,各类店铺数百家,在售各类知识产权资产10万多件。

  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的核心业务其实是知识产权运营,以及寻求围绕知识产权的金融创新。“知识产权是特殊商品,对它进行交易的前提是运营,而运营必须有配套的金融服务。”季节介绍,该平台在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领域探索的“珠海模式”目前已有一亿左右的贷款额。

  “我们还募集了一个亿的基金,尝试做一个以知识产权为核心视角的股权投资基金,此外,我们也在做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工作。”季节透露。

  北京高精尖科技开发院院长汪斌则强调,目前各类技术交易平台数量已经足够多,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一支具备相应理工类、法律、金融及心理学等知识的高素质技术经纪人。“技术交易过程中离不开人的撮合,2016年出台的《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就提出要培养1万名技术经纪人的目标。”汪斌认为,技术经纪人与交易平台可采取律师与事务所的合作模式,“经纪人有了挂靠单位,平台也会有更多收益,实现良性发展。”

  市场在政策鼓励下飘红

  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供给科技日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北京、西安、珠海的3个平台共有371家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入驻,扶持的运营机构受托运营的专利数量合计超过5.7万件,其中,中国发明专利4.4万件;全年促成的专利许可转让金额达6.1亿元,涉及的专利数量超过3000件。

  “在国家政策带动下,各类知识产权运营机构竞相涌现,从业人员快速增长,2017年全国专利转让、许可、质押等次数达24.8万次,同比增长率高达43.4%,涉及专利22.9万件,同比增长40.5%。”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全国以知识产权为运营主体的机构应该有几百家。”季节说,“在各种政策的扶持下,各家机构探索出不同的运营模式,逐渐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正如季节所说,在政策带动下,出现了一批完全市场化的知识产权运营平台。例如,汇桔网以“知识资源(IP)+互联网平台+智能物联网”的“知联网”方式,整合线上线下、国内外资源和服务,解决知识产权商品化、产业化、金融化、生活化问题,创造新价值;另一“互联网+知识产权服务”平台知呱呱,则凭借其强大的技术研发实力、专业的服务能力和行业品牌影响力,获评“北京市知识产权服务品牌机构培育单位”。

  扶持还在继续加码。2018年5月初,财政部办公厅、国家知识产权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继续利用服务业发展专项资金开展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根据《通知》,中央财政对每个城市支持2亿元,2018年安排1.5亿元,剩余资金年度考核通过后拨付。各城市可采取以奖代补、政府购买服务、股权投资等方式,统筹资金用于支持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工作。该资金将被重点用于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聚焦产业培育高价值专利、促进创新主体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培育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业态。

许久之后,韦曲也发现了不凡之处,只是他没有姜遇那样的随眼,但是仍旧捕捉到了不凡之处。这是无上强者留下的烙印,细细体悟,可以从中获得极大造化,相当于面传亲授,能够解析出他们的“道”来。男族长,夫人,于是,用蓝色袖缎,摸着泪,道“昨天晚上,有一对浪莎堡中的赏金组队,绕过我们的防御工事,把我的女儿掠走了,昨夜我们的派往的将士到浪莎堡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可怕凶多吉少!高贵尊敬的两位和平人,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啊?”

  关注弱势群体真实感人的《天堂鸟》  

  1月11日,由严西秀参与编剧,杨真执导,黄小蕾、王迅主演的温情励志片《灵魂的救赎》暖心上映。该片讲述了地震中一个破碎家庭走出悲伤的故事,何国典(王迅饰)与杜茉莉(黄小蕾饰演)在地震中失去了儿子,伤心的夫妻二人来到株洲打工,何国典遇到了酷似儿子的小学生宋文西。宋文西的父母因为工作忙碌而疏于对孩子的关心陪伴。两个彼此都需要关怀的人遇到了一起。剧情跌宕起伏,台词虐心暖情,感动不少观众。
这是严西秀参与创作的第一部搬上大银幕的作品,但不是他第一次将视角聚焦到弱势群体身上。2002年严西秀创作的大型方言喜剧《天堂鸟》,塑造了两个农民工的典型人物--“王傻傻”和“李扯火”。他们从农村来到都市,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和苦难,被骗与骗人,奋起与沉沦,坚持与放弃,成功与失败、快乐与痛苦……

灵感来自家里下水道堵塞

  “他们是我们身边常常遇见的那种十分鲜活的人物,前提是你必须真心诚意地关注他们。”严西秀创作《天堂鸟》的灵感来自于家里的下水道堵塞。“有一次,我家的下水道堵了。两三天里楼上楼下六户人都不敢用水、不能上厕所。究竟谁家的过,没法儿说清。无奈,我请来两个民工,讲好三十块‘包打通’。”
两个年轻人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是打不通。查来查去,才知道下水道连通楼下的化粪池。“从化粪池‘反通’下水道,也许能打通。两个小伙子打开铁井盖,满满一池的大粪‘闷’了出来。偏偏下水道的出口又在井盖下一尺左右,上面的大粪必须先弄走。一个民工对我说:‘大伯,你多给我们十块钱,我们用手抱走’。我说:‘行。但不要用手,想办法找个工具吧。’他们说:‘用手更方便些’。”
说着,就见其中一个人脱去上装,赤裸出古铜色的上身,“他趴在地上,硬是一捧一捧把大粪抱进了垃圾桶。然后,他们又用一根长长的楠竹片,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费好大的劲终于打通了下水道。我让他俩上我家用肥皂好好洗一洗,他们说‘太脏了’,边说边到旁边的污水沟里去洗。我忙递上五十元,说不用找补了,两个民工千恩万谢。”
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严西秀突然想起自己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深知打工生活的不易。“民工是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善良的悲悯心和社会责任感,是作家必备的秉性。我想,我应当为他们写点儿什么。”2002年,严西秀应邀为峨眉山写作品,住在峨嵋山大酒店里。那一天,雷电交加,暴雨倾盆,严西秀准备了两年的农民工的“信息”涌上心来。

凭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

  “当时我准备的资料都没带,就凭借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这三天里,除了吃饭,严西秀一直在写,“困得遭不住了就和衣而眠。”这个作品就是《天堂鸟》。“回到成都后由成都市曲艺团徐玉琨、王迅、任平、张玺、袁永恒等完成排练,在611礼堂连演三场,场场爆满。在武警指挥学院演出时,全场有50多次掌声。后又在成都锦江剧场等地演了20多场。之后,又由省曲艺团明星们排了第二版,更名为《我的兄弟姐妹》,由李伯清、沈伐、廖健、李亚西、闵天浩、李莉波等演出。两次开座谈会,都是希望多演。后来还拍成了40集电视连续剧播放。”
严西秀笔下的“王傻傻”和“李扯火”不是沉默寡言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述说衷肠。他们既有喜剧性格也有彩色的梦,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忍受生活的苦难。“它成功之处在于,用一个看起来轻松的外壳,包装了一个沉重的内核。我是很用心写的。写作中,不时有眼泪涌出,很久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创作快感了。”
其实,严西秀笔下的人物,很多都是生活中的弱势群体,他通过作品为他们发声。“作家艺术家,理应是最具社会良知的人。藐视权贵,同情弱者,是作家艺术家的天性。如果有能力,应多做善事;如果没能力,可以为平民百姓鼓与呼;如果因种种原因做不到,至少可以洁身自好。千万不要去为虎作伥,亵渎了‘作家艺术家’这个光荣称号。”
严西秀认为“作家要坐三等车”,其真正意义是“提醒我们时时要置身于平民百姓之中,自愿成为其中一员,与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体验老百姓的生活,理解老百姓的感情,爱之所爱、恨之所恨。让自己的‘艺术人生’有着与平民百姓相似的坎坷与挣扎。只有在自己心中装满老百姓的喜怒哀乐,血管里流出的才可能是血,也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艺术家。”

随后,石暴又用清水洗净了双手,再将周身衣服脱了下来,挂在方才搭成的烤架之上,慢慢地烘烤了起来。这样的文字没有来由的出现,有的是一段文字出现,有的是几个字漂浮而出,全不由杨立的心意,所及最后,杨立的脑壳都有些晕,信息量实在是太多了。哎,“信息量”,这个杨立以前从未接触的名词,蓦然间,在他的脑海显现,这是何故,难道是杨立身体里携带的器灵又在发挥作用吗?在转过了一个小土包之后,蚂蚁队伍终于暂时停了下来。

© 2018 大有信息港版权所有 大有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