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单机 > 正文

'流量信仰'拷问公众号价值观 自媒体泡沫有多大?

2019-02-21 12:21:28 编辑:周某 来源:大有信息港

楚功泰走上前去,青云兽一附身上前,走上前去,楚功泰抚摸着,道“少侠,这青云兽,从当年我治水犯险,幸得其相救。这数十年一直都藏匿私府,不敢动扰,好好奉候!”楚功泰言语之中,整个人视乎是又是回到了以前。“家主,猎二小队遇伏了!”阿诚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片递了过来。“嗯,应该就是这附近?”无名张望这四周。

  杨立看着眼前近乎诡异的景象,也不觉停止想走的欲望,恐惧虽然从他心中慢慢的升腾,连续上涌着,绵绵不绝。“诶,道长稍等,小的马上就按照吩咐办!”靖雨酒楼客栈青年掌柜言毕,当即拎起手中的两坛陈年佳酿,当即小声笑道“少侠,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位道长厉害着呢,不然我们这里这几天就没有这么清净了!”

  它形如煎饼连着核桃 却藏着太阳系诞生的真相

  雪人、花生,还是煎饼连着核桃?近日,一个外貌怪异的小行星引发围观。

  该小天体名为2014MU69,直径不足40千米,位于太阳系边缘的柯伊伯带。公众给它取了外号“Ultima Thule”,译为“天涯海角”,意思是超越已知世界。

  北京时间2019年元旦,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新视野”号(New Horizons)探测器成功飞掠“天涯海角”,并拍摄下它的“靓照”。虽然数据回传工作还在进行中,但2月9日公布的初步资料显示,“天涯海角”比最初想象的要平坦,看起来更像一张煎饼连着一个凹陷的核桃。

  为什么“天涯海角”不是常见的球形?它与众不同的外貌如何形成?

  古怪小天体给科学家出难题

  太阳系中为大众所熟悉的大天体都是呈球状的。“因为质量大到可以保持自身的流体静力学平衡,所以能形成球状。”美国行星科学研究所博士后邹小端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迄今近距离探测过的小天体,没有一颗是球形的,它们顶多接近球形,比如最近NASA正在探测的小行星贝努和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正在探测的小行星龙宫。”邹小端说,小行星大多形状不规则,其中不少是双体连接的结构,典型的例子是嫦娥二号飞越的战神小行星。

  那么,为何小行星大多形状不规则呢?这要从小行星的形成过程说起。“通常,自然天体由更小的颗粒逐渐积累‘长大’而成,或者由更大的母体分裂而成。如此多的物质聚成一体时,还要考虑自身引力引起的坍缩、自转引起的变形等。”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周礼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不管是由小而大成型还是由大而小碎裂后形成,像‘天涯海角’这种大小在数十公里量级的天体,在形成过程中不大可能经历整体熔融状态,而只是松散地聚集在一起,因而大概会形成不规则但又不是过分偏离对称的形状。”周礼勇解释道。

  形状不规则也罢,叫人挠头的是,“天涯海角”的两个部分还很扁。“如同前两年发现的星际小天体奥陌陌,它的长宽比大致为8∶1。由于其形状难以理解,以致于有科学家更愿意认为那是一个外星人的飞行器。”周礼勇谈道。

  美国西南研究院的天文学家亚历克斯?帕克表示,土星的卫星也有类似“天涯海角”的形状,但这种岩石是在土星环的特殊环境中形成,而2014MU69却是在深空中形成。

  “天涯海角”为何形状怪异,成了科学家们面临的一道难题。

  邹小端告诉记者,并非因为“天涯海角”是双体结构就特别难理解。“根据现在的观测,在小天体中,双体并行互相绕转,缓慢接近、连接成一体,甚至自带小卫星或小行星环,都是有可能的。”

  “实际上,每个天体的形状都有其复杂的形成和演化历史,天文学家们基于有限的观测数据去推测星体的形成和演化,自然是难题。”邹小端说。

  暗藏太阳系形成的“时间胶囊”

  “天涯海角”所在的区域柯伊伯带大约存在于距离太阳30天文单位(AU,约为1.5亿公里)至55AU的范围,位于太阳系的边缘,被称为太阳系的第三区。

  这片区域包含数十亿颗环绕太阳运行的寒冷天体,几乎是冰冻的世界。一般认为,公

  转周期为200年以内的短周期彗星都来自柯伊伯带,“天涯海角”绕太阳一周大约需要298年。

  柯伊伯带中有不少矮行星,除了冥王星,还有妊神星和鸟神星。“其中,直径超过100千米的天体估计超过10万个。”邹小端说。

  在星体密布的柯伊伯带,与“天涯海角”外貌相似的天体是否常见?

  对此,周礼勇表示,对于柯伊伯带中天体的形状,我们所知甚少。因为距离太遥远,目前能观测到的柯伊伯带天体尺寸都比较大。而直径上百公里甚至更大的天体,在自身引力作用下,往往是接近球形的。

  邹小端则认为,目前尚不知道2014MU69的形状是否具有普遍性,因为它是第一个被如此近距离拍摄的柯伊伯带小行星。“在只有一个样本的情况下,对其他形状的推测都是不可靠的。”

  不过,有一点或许明确,“天涯海角”这类古老的小天体如同冰冻的“时间胶囊”,有助于人类一窥46亿年前太阳系初生时的模样。

  “太阳在一团星云的中心诞生,星云绝大部分的质量都塌缩后,只剩下一小部分形成了绕转在中央恒星周围的原行星盘,尘埃和气体在行星盘里聚集,成为‘小砖块’,这些小块进一步聚集形成行星。”邹小端解释说,经过复杂的引力作用,行星盘里的行星经历了迁移、碰撞、互相破坏或聚集,其中一些小天体分散在距离太阳很远的寒冷的轨道上。“它们的相互作用没那么剧烈,也没有受到太多来自大行星的引力作用,受到的太阳辐射和影响都比较小,所以它们表面的冰没有被蒸发掉,也没有聚集到足够产生地质活动的质量。因而,科学家们认为它们更接近太阳系形成早期时候的状态。”

  向更多柯伊伯带天体出发

  像“天涯海角”这样的化石级天体在太阳系中有十亿颗以上。

  周礼勇告诉记者,几十亿年前诞生的天体,大多因为受行星引力散射作用而慢慢消失。另一些天体由于恰好处在比较稳定、安全的位置,就有可能成为存续至今的幸运儿。

  “实际上,整个柯伊伯带天体都被认为诞生在太阳系形成后较短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与太阳系年龄相当,所以我们一般认为柯伊伯带所有天体的年龄基本与太阳系年龄相当。”周礼勇说,所以详细了解柯伊伯带天体的特征,就可以推断太阳系的形成和动力学演化。

  近几年,在柯伊伯带的外围,天文学家发现不少轨道半径非常大且其轨道近日点距离也很大的天体,人们称之为“Detached Kuiper belt objects”。它目前尚无官方正式翻译,周礼勇称之为“游离的柯伊伯带天体”。“根据这些天体的轨道特征,有科学家推测太阳系外围更遥远的地方存在一个大约10倍于地球质量的‘第九大行星’,即planet X。”

  周礼勇表示,目前观测到的柯伊伯带天体只有2000颗左右,对这些天体的物理、化学性质也所知甚少,还有大量问题悬而未决。

  而探测柯伊伯带内的天体,是“新视野”号接下来的首要任务。“新视野”号探测器2006年1月19日发射升空,2015年7月14日近距离飞掠冥王星后,继续向太空深处进发,如今已在太空遨游4700多天。

  “目前它正将观测到的‘天涯海角’新数据传回地球,整个过程将持续约2年时间。此后,它将选择更多的柯伊伯带天体进行探测。”周礼勇告诉记者。

  不过,“新视野”号轨道机动能力很有限,它携带的核电池的功率为245.7瓦特,并以每年3.5瓦特的速率下降。

  周礼勇估计,大概在2030年之后,“新视野”号功率将下降到失去将观测数据发回地球的能力,最后将永远飞离太阳系而进入更遥远的宇宙空间。

如果说要他现在有所想的话,那就是匪夷所思,他只是知道眼前这些一尘不染一块块青木巨牌,这些逐一的一排排青木上的文字,上有签名,留言,诗赋......歌词,当然这些行云流水,无不是散发古近文化文明的磅礴气息。独远道“前辈,你想试探我的修为?”

  访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王景春:生活给予他的每种滋味,都融化在演技里  

  获得第69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银熊奖后,上海演员王景春在德国凌冽的夜晚,没穿大衣,就跑到柏林电影宫外的墙角,点了一根烟,任其一明一灭。这一场景被也在《地久天长》一片中出演的杜江拍了下来。问他当时想什么呢?他哈哈哈笑道:“我在回味首映后的感觉,觉得这部电影真好啊!我也演得真好啊……”

  不过得奖前3天,他从北京飞往柏林,因为时差和长途飞行,他过了“此生最为漫长的生日”。刚过46岁的他,抵达柏林不久,就得到了电影节主席迪特手写给他的生日卡片,卡片一角有柏林电影节银熊的标志。没几天,银熊从生日卡片的平面图片,“变”成了手里的银熊雕塑DD最佳男主角银熊奖。得奖不过24小时后,在法国巴黎转机回国的间隙,他接受了本报专访。通话开头第一个词是“哈哈哈……”听得出是由衷的高兴,然后,加一句长叹,这才开始畅谈。

  获奖 “夫妻”一个不能少

  王景春感慨道:“5年前《白日焰火》得奖时我坐在台下,今年我站在这儿了!我尤其感谢王小帅和刘璇让我来演这部电影,拍出一部这么好的艺术电影。我还要感谢搭档咏梅,我们之间的配合是那么默契,谢谢我剧组的同仁,我的表演老师赵国斌先生、糜曾先生,以及在背后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我想对在天堂的父亲说,好久不见,爹。我也要把这个奖给女儿,让我知道做父亲多美好。今天,大家都因电影齐聚一堂,愿全世界所有情感和爱,地久天长!谢谢!”他事后透露了评委让他与咏梅“双双捧银熊”的理由:“他们觉得我们实在太好了,给谁奖都应该,不能单独给。”给两人双双发奖的主意是德国女演员桑德拉?惠勒提出的,其他评委也一致赞同。“他们见过银幕上的夫妻,没有像我俩这样默契的。就是不能单独给一个,给了一个另一个也一定要给。”

半个月前,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的王景春参加两会。那天,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了一身修身的蓝色西服,介于砖红与咖啡色之间的皮鞋,外披一身黑色羊毛大衣。在与会者多穿黑色正装之际,显得颇为显眼,于是被人调侃道:“盛装出席啊!”他很严谨地表示:“这只是‘正装’,还不算‘盛装’,‘盛装’要再打上领结,去参加柏林电影节时就应该再打上领结。”从他领奖照片来看,他确实打上领结“盛装出席”了。

  审美 “帅哥”并非一个款

  严谨对待细节,是成为好演员的基础。王景春生于新疆阿勒泰,在部队大院成长。19岁起,他先是在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3年,最初在工会做宣传工作,后到鞋帽部卖童鞋,偶然结识了导演朗辰。跟随朗辰学了两三年后,报考艺术院校。他生性敏感、阅历丰富,有益于在表演上抓住细节、凸显真实。1995年,王景春因为演技好,特招进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与陆毅、田海蓉、薛佳凝等美女帅哥是同班同学。王景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一年级时在学校里感觉有点别扭,“环顾四周,我这种类型,只有我一个。”直到他认识了三年级的廖凡DD和王景春一样都是凭演技在校园里刷存在感。事实上,廖凡与王景春的生日只差一天,廖凡生日是2月14日,王景春是2月13日。王景春启程赴柏林前,刚与廖凡一同庆祝生日。

  毕业后,王景春兜兜转转,成为上影集团的演员,从而落户上海。时至今日,逢到校庆,廖凡、王景春如果身穿黑衣在校园一声不吭闷头走路,也会被摄像机错过DD大部分人总是误以为胡歌这种类型才是上戏的“招牌”,其实他只代表表演系招生老师审美风格的一种。影评人石川一直爱开一个玩笑:“廖凡、王景春、徐峥和胡歌,是上戏表演系‘四大神兽’。”上戏表演系招生标准从来与流行审美风潮无关,有个性、有演技、有文化、有潜力,才是前提。

  从柏林电影节回来后,王景春与廖凡携手成立了“春凡艺术电影”,旨在以两人DD如今是两位“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之力,在中国推进艺术电影的放映、传播与发展,进而真正促进中国电影水准的提升。艺术电影才是电影市场的发动机,而商业电影只是电影市场的收割机。他们身后,是海内外艺术电影人的“朋友圈”。待王景春回沪后,就将全年开展第六代导演回顾展,当然有王小帅的佳作……

  回忆起一次会前,记者与王景春巧遇于一家小书店。耳畔听得有一略哑男声问:“有尼采的书么?”书店店员说:“没。”这年头,少有人主动自学哲学。抬头一看,是王景春,于是,接茬道:“我帮你去问出版社吧,运气好还能联系到周国平,他是翻译尼采的专家……”王景春欣然道:“好!”(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记者手记:每一种滋味都融化于演技

  去柏林前,王景春偷偷跟我说,“这次估计会得奖”,但他没想到“得奖的是我”。而且,我们一起聊的,其实是如何推广中国艺术电影。他觉得人人都在推动中国电影“工业”,大家天天追着大片追着票房,可是谁在关心艺术电影呢?那才是真实的生活。

  生活打磨了王景春。且不说他热爱文艺的心,一度被困于售货员的职业,还差点因为超龄而被上戏拒考。当他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从新疆到了山东济南考区,然后跑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当时,恰好旁边有位上戏的老师也在打电话。第二天,他去考点报名,但因为超了半岁,所以没人收他的报名表。于是,他恳求老师们给他一个机会,刚好遇到了一起打电话的老师。这位老师对负责报名的老师说,前一天看到他灰头土脸的打电话呢……他勉强算是报上了名。但是也是因为超龄,所以录取时并没有他。他以为自己完了,肯定没考上。结果,上戏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他。

  他也曾经“北漂”,日子过得苦。他与廖凡、还有戏文系毕业如今成为著名编剧的汪启楠一起,住在胡同里的平房。平房没有卫生间,上一次厕所要走20分钟。他们三个一度在大冬天睡觉前都不敢喝水……生活还让他成为大厨,可以为剧组做新疆手抓饭,他还参股了一家专做潮州和古法粤菜的餐馆。

  生活给予他们的每一种滋味,都融化在演技里了。银熊奖,也是生活回报他们的奖赏。(朱光)

  这双头妖狼果然不愧为妖兽之中的佼佼者,对于时机把握的极准,正是掐准了无名精神放松的那一瞬间,再配上它那绝伦的速度,一般的修者却对躲不过它这一击。“哥哥,你没事吧?”思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药星河的心完全的提了起来,背上更是冷汗直冒,在来到新月城的这些年,他还是第一次流出冷汗。一个面色苍白冰冷、拥有恐怖杀气、能面不改色拿出玄阶龙丹的人……这该是何种境界的人!这样的杀气,或许杀人对他来说就如吃饭探囊般随意,如果一个让他不高兴……

© 2018 大有信息港版权所有 大有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