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 > 正文

加强媒体合作 促进民心相通

2019-02-18 22:21:34 编辑:笠原晶 来源:大有信息港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日在流金城石府之中,石暴曾经以阿兰娇柔之躯作为研究对象,探查过经脉穴位的缘故。“禀告家主,属下上次按照家主吩咐,与流金城内的一些武器研发制造方面的人才有过接触,在其中的确发现了一些可堪石府家园使用的人才。甚至不仅仅是人类,还有宇宙中的星兽,以及其他地方赶来的妖兽等等。

让石暴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是,滑石泥原本就是犹如沙粒谷糠一般的颗粒状物事,填装起来毫不费劲。“公子稍安勿躁,老朽已经发消息出去了,让我们风家在这一片的势力都全力查找那两个男女的下落,他们跑不了,其实就怕他们其实是虚空之界中一些大势力的弟子,那么就麻烦了!”这时候四个老者之中的一个开口说道。

  医保目录的更迭,关乎亿万参保者的福祉。

  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医保谈判、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2018年以来,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药品降价。

  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指出,我国将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把更多救命救急的抗癌药等药品纳入医保。这意味着,我国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建设进入加速期,人民群众有望收获更多的幸福感。

  抗癌药进医保,患者不再望“药”兴叹

  去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对抗癌药品的广泛关注。曾经,“一粒药”拖垮一个家庭,如今,抗癌药进入医保,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

  随着医改全面推进,降药价政策“组合拳”相继实施并取得实效,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将更多好药纳入医保成为惠及患者的关键环节。

  对于T790M型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疗效明显,但对安徽省的王先生而言,5万多元一盒的“天价”曾让他望“药”兴叹。经过国家医保谈判并纳入医保,药费负担大大减轻。

  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让患者享受到更多好药,又不让医保基金出现严重赤字,我国通过价格谈判来降低药价,将药价中不合理的部分挤掉。

  2018年10月,我国将包括奥希替尼在内的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医保支付标准较零售价平均降幅达56.7%。

  截至去年底,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按谈判价格采购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总量约为184万粒(片/支),采购总金额5.62亿元,与谈判前价格相比节省采购费用9.18亿元,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超过75%。

  满足百姓用药需求,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一次次成长”

  我国自2000年第一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制订以来,先后于2004年、2009年、2017年进行修订,药品覆盖范围不断增大。2017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发布时共包含2535个药品,修订过程中对儿童药、创新药、重大疾病治疗用药和民族药等四类临床用药予以重点支持。

  慢性病、恶性肿瘤发病率增高,罕见病患者持续增多……当前,我国人口疾病谱发生显著变化,与群众用药需求相比,国家医保目录的更新频率、目录比例和结构仍有较大的改善空间。如,2018年国家公布的首批121种罕见病目录内的多种疾病的患者急需治疗药物仍未被纳入医保;拥有17种适应症、治疗多种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全球药王”修美乐也在目录之外。

  去年5月,我国公布《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等121种罕见病被纳入其中。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奥巴捷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这也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治疗多发性硬化的首款口服型疾病修正治疗药物。

  “无论罕见病还是慢性病,给患者造成巨大经济负担的疾病就是大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说,生物制剂是目前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最有效的药物手段。患者如能得到及时和规范的治疗,就会最大限度地提高生活质量。应该利用医保机制来承担惠及更多患者的社会责任,发挥医保机制对全社会医学生态的科学导向作用,鼓励罕见病治疗药物研发,使基本药物目录与基本医保目录及其他相关制度合理衔接、联动。

  让更多好药进医保,动态调整机制是关键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境内外抗癌新药注册审批,组织专家遴选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完善进口政策,促进境外新药在境内同步上市。畅通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临时进口渠道。

  “对百姓而言,这是个极大利好。”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王波表示,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摸索建立动态调整的机制。要强化药物经济学的评价办法,实现临床推荐、行业协会与企业申请相结合的遴选办法,尽快拉近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和医药服务供给水平之间的差距。

  作为地方创新实践,部分省市医保把患者急需、极大改善患者及其家庭生存质量、疗效明确、临床必需的新药、好药纳入其中,取得良好的效益。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修美乐,在中国已经被列入山东青岛、广东深圳等8个省级、地市或单位系统的大病医保。

  王波认为,国家急需建立一个“做好药、得好报”的机制。未来国家医保目录覆盖范围应进一步扩大至更多领域,以实现“企业定时报批、医保定时评审、达到要求的定时更新”。随着我激励创新药研发、便利新药上市等系列措施的稳步推进,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才能加快面世。

  截至2018年12月1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总计接收并处理申请人沟通交流申请1500余个,其中抗肿瘤药物的申请600余个,国内药企创新药研发进度驶入快速道。

  今年,我国将取消部分进口药必须在境外上市后才可申请进口的申报要求,鼓励全球创新药品国内外同步研发,吸引更多癌症治疗药物在我国上市。在提升用药质量降低药品价格的同时,引导企业加大创新力度。(记者陈芳、张泉)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无名眼中精芒闪烁,这是长矛之中的太古泰坦的元神在这一瞬间复活了,恐怖无比的气息死死的锁定住了无名,传闻中的可怕杀气席卷而来。“嘻嘻!”老七嫣然一笑,脸色微红,低下头去,倒是放慢了啃吃獐子肉的速度。

  郭帆:科幻片的特殊性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

  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你说有种危机感,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

  郭帆: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也都会存在危机感。前几年,电视局(指广电总局)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去的是派拉蒙。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它会很快超过北美。什么地方的市场大,好莱坞就会被聚集,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操作工具,我们有了这个工具,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就是说交流学习,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单来形容,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工业化的体系。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还包括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观念上,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2019年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十年够吗?

  郭帆: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拍摄工业水准,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

  郭帆: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比如工业光魔,2000人的规模,包括威塔,2000人的规模,这么多人,他们如果没有活,就一定会出现问题,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才能生存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像工业光魔,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

  郭帆:对,实在贵太多了。大概差十倍。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是语言问题,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这是一个文化障碍。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

  “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跟你现在拍《流浪地球》的这个阶段,有什么不同吗?

  郭帆:起步阶段,我觉得是接近的,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然后拍照片,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包括空间站,就不会怀疑。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另外一个背景。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因为是要对抗苏联,这是一个背景。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中国的文化自信,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

  中国新闻周刊: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

  郭帆:大概有两次。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也跟缺乏经验有关。

  中国新闻周刊:在片场,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

  郭帆:低级错误。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没有过的部门、没有过的职位、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因为我们在探索。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犯的话,我就会比较生气。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有时候大家松一点,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但没用到电影里的?

  郭帆:有一场是韩子昂,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当时他在上海打工,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那段没用到片子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从扶持的角度讲,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

  郭帆: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就是我们制作枪支、外骨骼、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 如果说待遇,包括社会认同感,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我来做这个。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他为什么要过来?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配偶问题,住房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假设10分为满分,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

  郭帆: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我打百分。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就是被累倒的。

  “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

  郭帆: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终结者2》,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从人性角度,从情怀角度上看,都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今天,我也拍不出来那种,太厉害。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看了这两部影片后,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有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

  郭帆:我最擅长图像表达,因为我原来画漫画,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

  郭帆:后期阶段。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够的感觉。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都会自我怀疑,就是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干啥,我要去哪儿。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有答案吗?

  郭帆:没有,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网友说,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对此你如何评价?

  郭帆: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就是讲的父子情感。

  (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石暴吧唧了吧唧嘴巴,又咬下了一大块驴肉,在嘴中不断地咀嚼着,一边却又回想起初次接触滑石泥时闻到的那股莫名的气味,登时之间,其肠胃一阵狂舞乱动,一种强烈至极的呕吐感陡然升起。“得,今儿还真是变出了一朵极品雾海菇,就送给阿兰做个礼物吧,呶,快接着。”特别是对于吃这种滚烫的大包子来说,左一口,右一口,一热一凉,一凉一热,循环交替,吃起来自然极快。

© 2018 大有信息港版权所有 大有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